www.00rbg.com_www.00rbg.com-【发展趋势】

来源:圆桌讨论:中国房地产走势前瞻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5 06:32:10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不做“旅行留影师”|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迷失东京》里头有一段台词,小姑娘在东京的酒吧里对着过气的明星大叔坦白说:“大概每个女孩子都会有那么一阵子想当个摄影师什么的,不过到头来也就拍了些自己的脚丫子之类的影像,然后不了了之……”尴尬的旅行摄影镜头里有太多自己,这的确是个问题,旅行摄影中尤甚。而且,手里握着相机的时候,我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有句俗话说照片拍得如何,不取决于相机前面的那个镜头,而是取决于后面的人头。而现在的问题是,手机厂商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在前头和后头装了两个镜头,目的却只有一个——用来拍那个摄影者自己的大头……影像才是摄影的目的,而且真实的影像能引领我们更多地关注外部的真实世界,而非狭小片面的个人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我从旅行摄影中得到的最大收获,相机这个神器,理所当然应该让你更多地去迷恋旅行、探寻真实,而不是让人更加自恋。人人爱自拍的唯一结果是:我们不住地拍摄内心空落落的自己,徒劳地想留住“无处安放的青春”,记录下的却只是不断衰老的皮相。你的人生,可以是硕果累累的开心农场,但不应该是开放参观的主题公园。我其实非常忌惮被人“贴标签”,因为你一旦接受了某个固定的标签,不管是欣赏别人通过这个标签对你进行的评价,还是这个标签固化了某段不成功的过去,从而对你的心理造成了阴影,这都会影响你前进的方向,减少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你的潜意识会不自觉地让自己变得“符合”那个标签。所以我也不想定义旅行摄影师,我倒是希望人们把目光从标签上移开,看看旅行对摄影的帮助有多大,在如今这个“全民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如果每天只拍影棚里那些漂亮得千篇一律的模特们,该是一种多么残酷和枯燥的宿命啊!如今,旅行摄影得到很多人的关注,旅行书籍增多且较受追捧,我觉得这正是我眼中的两种悲剧,如果你是天才,想在旅行摄影中真正有点儿收获,我觉得你应该躲开“关注”和“追捧”的诱惑。因为那样你会变成一个面目模糊、需要不断哗众取宠的弄臣,一个“晾晒求关注依赖症”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有个性有思想的摄影师。在纳米比亚,我觉得是那地方的水土让人容易旷达、容易快乐。为什么?因为大自然的严苛呗。器材与题材无论是在旅途中还是做讲座时,我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到底是XX牌子的相机好还是XX的好?”对此,我一直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应该摆脱器材的诱惑,目光始终盯着题材。因为一味关注器材,实际上会被相机厂商束缚住手脚,花掉很多银子,浪费掉很多思考题材和内容的精力与时间。泛泛地说也许不好懂,我们具体说说。能够拍出画质优秀的图片的器材满坑满谷,没必要不断更新,但是你看看各大媒体、影赛、影友论坛和网络上的图片,内容和题材出新的、精神内涵能打动人的照片却是凤毛麟角,中国的摄影圈子尤甚。明信片一般的风景照太多了,让人审美疲劳,不同的只是器材名称;美女照片太多了,不同的只是穿多穿少……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和影像爆炸的时代,但是能让我们心头一紧、心头一暖的照片却鲜少出现,反而是有些画质一般的图片,更能打动人。比如我见过一张拾荒小孩的照片,令我一直难忘:小孩脏兮兮、小手粗糙得像个老人,但是她背着的破布兜子里,装着一只眼神纯净的小猫崽。画面下面还有一行很短的小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自认为“阅图无数”的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承认,是作者的表达而非画质或者技术,最后一锤定音地打动了我外壳坚硬的柔软内心。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想去挤那个审美疲劳的“糖水大片独木桥”,建议你多想一下题材和内容的事儿。说到震撼人心的题材,我们当然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战地摄影师,我们甚至不能要求每个战地摄影师都能报道出真相,自从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军搞了“嵌入式报道”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那实际上是“阉割式报道”。很多人开始重新考虑媒体的作用和公信力,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独立报道摄影”。现在人人手里有相机,大家都能发微博,我们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能披露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每个人发布出来的影像都是部分的真相,绝对的真相是不存在的,说你拍下的世界是你自己心灵的倒影可能更为贴切。但是这个变化仍然没有让更多的普通摄影者开始考虑摄影的题材、内容的重要,仍然没有让足够多的人想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比图片的画质更重要。旅行摄影也是如此,最核心和最重要的,应该是“对世界的看法和观点”,而不是其他。听说去印度旅行的人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绝不再去,另一类人去过一次之后对印度念念不忘,还会再三造访。旅行摄影师的特质关于什么是旅行摄影师的特质,我觉得应该是“勇于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点”,而且他的技术能够保证他做到这一点。这就足够了。然而做到这点必须下些功夫。摄影师应该下功夫的地方不仅在于图片之内,还应在于图片之外。天才摄影师在摄影现场不仅要发挥他们磨练过的各种拍摄技巧,他们行云流水、不露痕迹甚至是仅仅依靠下意识反应就能造就出色的图片。当然,他们还要依靠在摄影现场电光火石、迅疾如电的思路来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互动的修炼过程。多看、多想、多拍、多旅行(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扫街也算旅行)、多走心。这是旅行摄影师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不用花太多的钱。如果这些功夫没有下到,很可能你会遇到一个瓶颈,背着很多沉重高档的摄影器材累得臭死,却拍不出几张自己满意的好照片来,到时候你会痛恨自己,只是一个“旅行留影师”,只有记录,却没有表达。关于旅行摄影的器材,我觉得能够满足需要的器材真的是太多了,像素1000万以上的,每秒连拍3张以上的,有个广角到中焦变焦镜头的,都可以拍出很棒的旅行照片来。以前我还觉得有必要对每张照片的大小有个要求,因为要给杂志发稿用。现在看来,这种要求基本上就是废话,因为几乎所有新近推出的卡片机拍出的照片都能满足杂志的印刷需要,上封面都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你拍的内容是否值得上封面。旅程的尽头,应该是一片能够单独面对自己内心的净土。如果你仍然相信纷繁嘈杂的世界有这样的角落,面对蒲甘平原上幽野晴空下的塔群和人们,一定会说:净土在此,万里不遥。我本人走了不少弯路,花了很多冤枉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现在觉得让大家不花冤枉钱就修成正果也没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生活好了,花钱烧几个时兴又高档的器材也是种乐趣。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用特便宜的器材拍出特带感的照片,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向朋友显摆一下,才是更有乐趣的事情。因为那时候,朋友在夸你拍得好的时候,甚至不能在心里酸溜溜地嘟囔说:“那是因为这小子器材比我好。”

编辑:www.00rbg.com_www.00rbg.com-【发展趋势】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sso5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从代工到定制莆田鞋业正经历深刻的转型之变 任泽平点评9月CPI数据:不是通胀是通缩! 快讯:区块链概念股开盘走强四方精创高开秒板 哈勃望远镜拍下“星系摔跤” 外交部特别代表:实现全面小康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 俄向土耳其交付S400导弹提前完成土方正讨论增购 中国移动杨杰:以5G商用为契机拥抱数字化转型大潮 科创板下周有8家企业“赶考”首份三季报即将披露 港龙地产:速度与危情高息举债最高融资利率达14% 15省份已公布GDP数据北京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超5万 出席天皇即位庆典王岐山这件衣服第一次穿出门 北京通州区区长:推动人工智能等科技与财富管理结合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招商证券国际予小米目标价11港元 易纲:中国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涉割伤港警颈部的男子申请保释再被拒法官这样说 评论:高息放贷入刑回应了司法实践的迫切需要 美媒:弹劾特朗普调查投票虽不是必须但是更公平 量子波动速读调查:5分钟读10万字硕士家长也被骗 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草案公布:物业服务收费动态调整 安信策略:Q3基金增持电子医药近年来首次增持传媒 秉持多边合作精神继续推动全球经济一体化 浦发转债申购价值分析:500亿银行转债落地积极参与 佳都科技:前三季度净利5.89亿元同比增逾4倍 敬业军运会开幕式表演者头套掉了迅速爬起来演出 施一公所创公司申请上市曾是清华副校长创西湖大学 共享办公的未来考验:盈利难题待解商业模式关键 里昂:华润燃气目标价升至47港元给予跑赢大市评级 北向资金结束6日净流入机构:市场风格由进攻转防御 发改委批复山西阳泉矿区七元煤矿项目投资55.99亿 “三桶油”多措并举提升供暖季天然气供应能力 中国年青一代这个新“爱好”火了专家却有不同看法 “知识付费”迎来大爆发?罗辑思维凭什么冲击科创板 影视公司三季报不佳:光线靠哪吒盈利华谊或成亏损王 瑞银:徽商银行目标价降至2.9港元维持沽售评级 打5元麻将被拘另一当事人:致信纪检部门申请追责 不等到5G开通台湾首款5G手机上市来自大陆品牌 贵人资本梁渊:港股近期随A股牵引可留意绩优股 中金解读重组新规:松绑直接融资环境助力产业升级 第3届中法跨境电商峰会召开为行业发展提供更多支持 坐拥500亿资产无法兑付10亿短融这家500强企业告急 新维国际控股获电视节目冠名赞助商独家权涉发新股 见顶说再起美元前景不妙?美元、欧元、英镑操作建议 IMF将2019世界经济增速下调至3%:11年来最低水平 新京报:公办园只招“体制内子女”有违普惠初衷 31省份9月CPI出炉:9地涨幅超全国广西领涨宁夏最低 创业板投资者权益保护“先行一步、步步为赢” 金字火腿:公司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将减持不超5%股份 香港实业家唐翔千往事:带领6家企业上市 秘鲁餐厅因菜价保密被指歧视女性挨罚6万美元 Beats推出全新头戴耳机SoloPro:提供主动降噪 沈阳一所中学为教师增“恋爱假”校方回应 法国人推出的欧委会执委替补人选是什么来头? 75岁老人被7人错绑女婿还原岳父“惊魂”6小时 风险情绪改善部分抵消库存利空影响油价周四续涨 花旗:特斯拉交付仍处于指引低端持续盈利有待观察 史上最强企业财务舞弊“识别术”亮剑 龙虎榜全解析:游资坚决做多前十大营业部爆买7.92亿 各说各话且数据差距巨大科安达和中国通号谁在说谎 坚果Pro3不支持5G网络矩阵摄像头/10月31日发布 乐视熄火游侠停摆蔚来折戟 报告:美国95%市售婴儿食品或含重金属 何以解忧?链家员工戴着口罩去上班 惊人!亚马逊卖过期食品、删差评还不退货? 山西汾酒信批风波续%集团数据可 邬贺铨院士:5G将对传统媒体产生冲击 中国专利申请连续8年居首多集中于信息通信等领域 互金创业者一群通往监狱路上的人 贵州省住建厅厅长宋晓路履新安顺市委副书记 库尔德民众朝撤离美军车辆砸土豆怒骂 俄罗斯一坦克闯红灯撞车俄军方:刹车失灵(图) 猪肉价格何时恢复?农业农村部回应 六部法律有关规定将在自贸试验区暂时调整适用 三季度中国经济“成绩单”今揭晓:GDP等将披露 快讯:午后两市震荡走低创指跌逾1%猪肉股领涨 天夏智慧信息披露违规被出具警示函 中国保护中小投资者排名提升36位有哪些改革? 吕玉印任肇庆市代理市长此前曾长期在深圳任职 人社领域将再取消42项证明材料 微软推出两款不同的SurfaceProX键盘 华润置地反弹近2%收复50天及100天线 搜救进行时云南怒江2名扶贫干部工作途中坠江 飞鹤奶粉二度IPO靓丽财报背后藏三点隐忧 注射剂一致性评价政策重启千亿市场迎变局 百度网盘单日/单次付费加速功能开始上线:一天5.9元 127份三季报逾六成增长13家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翻番 工信部李东被开十九大后饭照吃钱照收高尔夫球照打 土耳其将因在叙行动被赶出北约?美媒:不太可能 特斯拉在德国涨超17%三季度再次盈利并远超预期 宁夏中卫:国内首个民营商业卫星测控指挥中心启用 信保基金换帅白伟群将接棒履新 聚焦脱欧大“结局”:欧元英镑澳元黄金前景展望 快讯:大昌行集团获中信溢价提私有化要约大涨近30% 安邦保险瘦身卖楼5.04亿转让两楼盘100%股权及债权 辽宁鞍山一名交警执法时被撞碾压牺牲嫌犯已落网 《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公布:压减企业开办时间 京沪高铁披露招股说明书:1-9月净利润95亿 被问怎么看待彭斯涉华演讲王毅:一派胡言 eBay第三季度营收26.49亿美元净利同比降57% 人民日报:保持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战略定力 市场观望情绪较浓厚全球股基小幅“失血” 67岁高龄产妇:夫妻两人有退休金可自行抚养孩子 九部门规范融资担保:经营融资担保严格实行牌照管理 央行行长易纲会见英格兰银行行长卡尼 前员工承认无意中向FAA撒谎?波音市值蒸发140亿美元 我国老龄化问题凸显险企纷纷布局养老社区 毛利率下滑交付量不及预期特斯拉Q3财报还有何看头? 沥青期价想反弹“命门”在山东? 原故宫副院长评重大博物馆实践:情况并不乐观 从纯手工到牌子货中国服装品牌崛起之路 山西大同市委常委黄岑丽拟任省妇联党组书记 华北黄淮等地有雾霾天气冷空气将影响北方地区 并购重组改革落地:恢复创业板借壳取消净利润指标 4550亿银行永续债最低票面利率4.2%机构认购热情高 图解:数说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账本 乐视网: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完整方案 郑州放宽人才购房补贴范围夫妻双方可累计领取 今年前9个月柬埔寨建筑投资项目投资额突破64亿美元 实施“科技国寿”战略中国人寿三次举牌万达信息 照片刷脸能开快件柜?丰巢:小范围功能测试现已下线 北向资金与融资客齐加仓短调不改A股乐观预期 中原证券:市场整体依然较为谨慎 山西“煤老大”转型争当能源革命排头兵 李心草上热搜:不要舆论发酵后才司法关注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大摩给予港交所目标价280港元 检方对内蒙古通辽市政协原副主席吴国林提起公诉 北京红叶最佳观赏期将至城区红叶观赏期略有推迟 智利宣布首都圣地亚哥进入紧急状态 未来15年5G将使全球GDP增加7% 徐玉良:在推进企业精益化管理过程中应重视人才培养 多地提高提取住房公积金租房额度北上广深谁最宽松? 约翰逊“脱欧”协议出炉在即苏格兰再谋独立 太钢不锈:前三季度净利润18.4亿元同比下降54.53% 漳州核电1号机组正式开工核电发展空间大 被商户围攻讨债的淘集集并购重组有戏吗? 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除了降准、降息还可考虑 俞渝与李国庆,企业家婚姻的拷问与反拷问 名创优品:韩国代理商易主总部未参与相关交易 英国警方:第一要务是维护死者尊严确保给出答案 行情:伦交所环球板交易工具(CDI) 开考25分钟内上厕所算缺考?日本一高中规定引批评 可口可乐、农夫山泉都在推小包装暖饮为什么? 最高法:2014年以来全国法院判处罪犯709.9万人 51信用卡遭警方调查:在港交所暂停交易 涛石公司董事长:北京有条金融街通州可成金融城 MO&Co.否认旗下香港公司破产称只是代理商关店 再前进15名!这个成绩是干出来的 佳都科技:前三季度净利5.89亿元同比增逾4倍 韩媒:近5年460名韩国飞行员跳槽8成进入中国航司 活埋婴儿案祖父被刑拘澎湃:体现司法敬畏生命 不知道如何监管,合肥高新区领导写保证书让企业先干 央行:9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8% 媒体:“中国威胁论”理论倡导者的悲剧幻想 21日资金路线:主力净流出167亿龙虎榜机构抢筹9股 武汉中商:发行股份购买居然之家事项明上会股票停牌 农业农村部回应猪肉、水果价格等4大热点问题(全文) 审判长怒斥强拆后续:当地政府将启动追责 数据货币概念持续活跃四方精创率先涨停 中国人均每餐丢掉近2两食物?舌尖上的浪费何时休 “蝴蝶”陈同佳放出来了网友:效应还会继续吗? 岑智勇:腾讯拖低指数恒指仅守10天线 英国海军陷入兵力困境:76艘军舰竟有1/4不能出海 上期所陆文山:做好有色金属指数期货与期权上市准备 报告披露:贵州省歌舞剧院一级演员雷艳涉嫌违纪 快讯:银行板块拉升走强张家港行涨逾3% 山西官方发文:禁止餐饮场所直接使用燃气加热火锅 清华教授赵纯均获“复旦管理学终身成就奖” 特朗普律师承认收取乌克兰商人“顾问费” 人民日报海外版:工具书App该不该收费? 席志勇任大商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 涉房交易管控再升级:银行信用卡风控进一步收紧 中南大学电视台台长被曝性侵学生致孕校方正调查 北京23日夜间低压空气扩散条件较不利 中国债市开放再次提速两大亮点便利境外投资者 忘掉诺基亚,这款没有显示屏的才是真正的香蕉机 连续大幅下跌红枣的价格底部在哪里? 快讯:智慧城市板块午后继续走强英飞拓直线涨停 CPI破“3”:结构性通胀对货币政策制约有限 网络支付造成用户信息严重泄露的可入罪 9个粮食原产地荣获“特色产业县市”称号 2019年48国互联网发展水平排名出炉中国位列第二 国家发改委:近5年中国手机上网资费降幅超9成 国台办再批蔡英文“双十讲话”:谋“台独”是绝路 醉酒男子命丧车轮肇事司机逃逸后报警谎称是路人 麦子金服网贷CEO夏灏、COO王永杰因未通过试用期被辞 VikramChanna:用世界语态说好中国故事 第一批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单位名单公布13地在列 三星电视发布内置 毒死小夫妻卫生间里的那个马桶现在家人也不敢按 中国与新加坡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10月16日生效 三四线城市找房热度明显下跌10多家房企打折促销 传软银拟接管WeWork:后者估值将下降至最低75亿美元 重庆大学博物馆关闭保安称开放时间未明 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暨先进事迹报告会在京举行 证监会重磅定调为中长期资金入市提供制度体系 爆款基金打新火热五成爆款基金跑输大盘 快讯:数字货币板块早盘再度走强智度股份涨超7% 康达尔前三季度净利预增6至7倍6年股权争夺战落幕